到长沙之后我发现杭州居然是个大城市。长沙的菜好辣,一点都不温柔,不习惯。米粉挺好吃,像面条一样,不过也没有太好吃。长沙的盖浇饭叫盖码饭,想不通。长沙人的塑料普通话好听,像唱歌一样,这是因为湖南方言本来就有韵律。想想主席当年在橘子洲吟唱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场景,还有点喜感。

2017-03-17 10:19 来自版块 - 初到长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