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长沙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UID6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4
阅读:237回复:1

【长沙商界风云】1990年代东塘生意人的荣耀与疯狂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4-25 17:11
来源:故事长沙
文|常乐
画|马桶

1995年,东塘的十字路口还是一个环岛时,车辆已经川流不息,空中两米宽的桥上,行人、摩托车、单车也往来穿梭。一个周末,桥上兜售数码相机的青年认定,穿着一件假冒蒙特娇的那个满哥是个有钱老板,青年赶紧跟上去……很快,两人走到一个角落,青年从手臂上搭着的外套下面扯出一台相机,还只露出大半拉,便着急地开始谈价。

桥下等着一线中巴,拉客的售票员相互争夺客源,看见乘客就直接往车上拖,嘴里还吆喝着:“108啊!108!坐哒你就变菩萨。走不啰?”

图片:12.jpg


桥上有四个出口,分别通向东塘的四个角。东南角是1995年开业的友谊商城,西北角是最早的生活超市之一“家家乐”,西南角通往东塘交易大楼,东北角则是“设计八院”。

八院门口有一排两层的小门面,如千色屋、ABC,都是1994年从芙蓉路小天鹅沿线搬迁到这里的,还有几家是从五一广场和先锋厅搬到东塘来的。

 “五一广场、先锋厅、芙蓉路这些最好的商户搬到东塘,当时就引进了类似于小熊这样的时尚品牌,东塘几乎可以引领长沙的时尚潮流了。逛街谈爱的小年轻可能还是喜欢去五一广场,但有购买能力的老口子更喜欢到东塘买东西。”前几天下午,在东塘做服装生意发家的玲姐在她家一边逗狗一边跟我说。

图片:13.jpg


玲姐坐在自制的高凳子上,不断观察着这间仅11个平方小店里的每一位顾客,凳子边上挂着厚厚一摞塑料袋,每批袋子都是她在广州精心挑选的,袋子上的图案,在长沙市面上几乎找不到一样的。忙的时候店里需要两个人坐在高脚凳上打望、装袋、收钱,另外还有两三个营业员做销售。

从1994年到1997年,玲姐的小店,平均年营业额有80万,一个月要跑五趟广州或者虎门进货。

这天早上,玲姐刚从广州回来,这次主打的是一款彩色的冲锋衣,她带了400件,当天下午就卖了将近50件,50元一件的进价,标180元,最低卖150元。店里一直人满为患。有一瞬间,她突然发现最里面的衣架上少了两件冲锋衣,她眼神一瞟,马上看到刚出门的两个女人很可疑,她从凳子上下来,正打算叫住,结果那两个女人拔腿就跑。

玲姐迈开步子就追,一边喊着“抓贼啊”,沿劳动路往东,一直跑到生物药厂门口的。

这时,在药厂门口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志姐从自己门面冲出来,直接抱住其中一个女贼。就是这样,玲姐和见义勇为的志姐成为了朋友,22年后的今天,都已经作了娭毑的她俩,仍然是一对油盐坛子。

图片:14.jpg


在被抓住的女贼身上没找到任何脏物,她们就把女贼原地扣留。玲姐逼她打电话把另外一个贼喊过来,不然不放人。当时东塘一带有两兄弟是“地头蛇”,打架、“杀猪”、扒手都归他们管,两兄弟正好经过,只上来对那女贼说了一句:“你胆子蛮大咧!连玲妹子店里都敢偷,我们都不敢在她店里搞。”

1994年,玲姐刚搬到东塘做生意的时候,一个女顾客看中一件羊绒衣,还价还了半个多小时才决定买,其间一个扒手进来把女顾客钱包偷走了,买单时顾客才发现,衣服也没买成。

玲姐在店门口守了三天,终于找到那个扒手,上前说道:“兄弟哎!你做事是吃饭,我开店也是吃饭,我还有门面、人工,顾客要买单哒你把他钱偷咖,不是抢我的饭呷哎?累你以后莫到我店里面搞哒啊!”

那时,从芙蓉广场和三角花园搬来的服装经营户群体中有一个行规:每趟进货前,都会到同一线的门面看一下款,保证不做同样的。可是隔着两家门面,来了一个新人,看玲姐的羊绒衣卖得红火了个把月,他就在广州找到货源追货。

“我都做了一个多月货了,钱也赚了,他坏规矩,我会要他学会遵守规矩的。”于是玲姐把羊绒衣都套在店里模特身上,摆放在门口,进价150元一件的,追货那一家卖360元,玲姐则标价130元。一模一样的东西,追货的那家自然卖不动。而有人找玲姐买,玲姐就讲没得她的尺码,要她交押金预定。

不到一个星期,追货的那家主动上门求和。

图片:15.jpg


再回到玲姐抓女贼那天,之后,她硬是把被偷的衣服找回来了,回到自己门面,结果她老公二哥——前面在天桥上买数码相机的那位——兴高采烈地跟她讲:“我今天捡杂篓子,买台数码相机,只500块钱!”

玲姐头也没回,把找回来的冲锋衣挂回货架,只说了一句:“你是个鸡是个鸭我都把你剁咖,那是塑料做的咧,猪哎!”

二哥说:“那不可能啰!”拿出一看,果然被掉包成玩具了,赶紧回桥上去找那个“杀猪”的。不过,找到那个人,已经是两个月以后的事了。

比起二哥,公交公司的勇哥就要灵范得多,勇哥为了追到在玲姐隔壁做服装生意的文姐,每天去刚开业的友谊商城,友谊商城当时是有进口零食的,他先买14元一个的新西兰苹果,再到“八院”隔壁的罗莎买一个菠萝包和一杯牛奶,拿到店里给文姐当早餐;到了下午又偷偷从单位溜出来,去友谊商城买一罐品客薯片给文姐当零食。

半个月,总共也就一台塑料相机的钱,勇哥就追到一个堂客。

文姐不喜欢坐店,她一坐店,店里就没生意,连服务员都要她不要呆在店里。有一次她不信邪,从上午10点坐到晚上7点,平时每天要能做2000营业额的店里竟然没开张,文姐只好坐到隔壁玲姐屋里去聊天。不到半个小时,文姐在隔壁看到有顾客提着她店里家的塑料袋进来了,里面应该装着刚买的衣服。她流时回自己店里一问,服务员说三条裙子卖了2000块。

文姐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这个服务员厉害,她说:“三条进价150块钱的裙子,你把我自己,我都卖不得2000块一条,心里晓得底价,杀不得那恶,她不晓得底价,硬是胆子大些。”

正是这个厉害的服务员,在1997年文姐店子转让那天,站在门口扶着玻璃门哭了十分钟。

玲姐说当时东塘交易大楼都是从株洲进的大路货,“八院”沿线做的广东货,高下立见。所以她店里1995年生意就很稳定了。

图片:16.jpg



1995年8月26日,东塘友谊商城第一批升国旗的老员工


东塘当年之所以以服装生意为主,玲姐认为和东塘的第一个个体户不无关系——那还是1980年代,一个公交公司的妹子找了一个香港老公,就开始从广东进货,把店子开在现在友谊商城边上的必胜客那里,一个如同报刊亭一样的烂铁棚子,在18元钱一个月学徒工资的年月,就把一件红色毛衣卖到了17元。整个东塘商圈的时尚启蒙应该就源于此。

图片:17.jpg


1970年代末的东塘广场(图片来源:网络)

1990年代,东塘最有名的要数“眼镜”开的南方餐馆,特色菜是米豆腐烧肉和油炸嫩子鱼,附近公交公司和个体经营户都喜欢去。

到了1996年,这些个体户的生意都很稳定。店子都是交给帮工打理,老板们在店里收了钱要么是去海吃,要么就是去友谊商城买当时的高端商品。

特别是每当友谊商城搞活动,桥底下就是人山人海,周边做生意的都会来凑热闹,像志姐这种做汽配生意的老板就会去买很多大牌的衣服,像“哥弟”、“鄂尔多斯”,当时都价格不菲。

志姐记得友谊商城做活动时的疯狂:“莫讲支付宝和微信,那时候刷卡都没得,收银员收了票子冇地方放,后面一个洗衣机,就直接把一摞摞蓝色的印有四个伟人的100块钱票子直接往洗衣机肚里丢。”

图片:11.jpg



1995年8月26日,友谊商城老员工早操活动

玲姐做服装生意的,就到友谊商城买其他高端商品,她记得全长沙第一批钻石戒指就是在友谊商城,玲姐买了头一个,花了19800元。

她说:“那时候别个还是带金戒指,我买个钻戒,发现周边的营业员和顾客全部望哒我,我直接要服务员跟我带得手上走出的友谊商城,你不晓得好洋气咧!”

东塘这些赚了钱个体老板,除了吃和买这些高端货,最大爱好还是打牌,而且还打得大,基本上50块一炮,被派出所抓赌是常事。

有天晚上关门后,志姐收了一天的营业款13000块钱,正准备去打牌,接到学校老师电话说她女儿梁梁发高烧,没去成。她刚到学校把女儿接回来就接到治安队的电话,要她带钱去治安队赎人。

据当事人玲姐说,当天他们在野坡打牌,三楼有一桌三打哈,四楼有一桌麻将。治安队进来的时候三打哈正在喊分,突然一只手压住了八张底牌,准备喊分的二哥把手一推开:“我还冇喊分咧,莫动底啰!”

“喊我莫动啊?你们全部莫动,派出所的!”哦霍,原来是抓赌的公安。

图片:18.jpg


公安进去抓赌的时候,被正好上楼到麻将馆卖卤鸡爪和鸭架子的雪姨看到了,雪姨提着一篮子鸡爪子一路飞奔上四楼,给打麻将的通风报信。玲姐被民警押下楼时,只见满楼道散落的鸡爪子和鸭架子。

打麻将变成赌博是不对的,但它又切切实实是当时个体户最喜爱的娱乐方式。大人打牌,小孩子就坐在边上玩,这就是个体户子女们从小最深刻的共同记忆。

年纪最大的梁梁是小孩中间的大姐大。小孩子当时最喜欢的活动是探防空洞,东塘附近有几个洞,靠东塘电信局就有一个,一个叔叔专门看守。

这个叔叔,当年的孩子们现在回忆起来都只记得叫“痞叔叔”,特别是女生,都记得他特别痞。痞叔叔一米六几的身高,不到40岁就有点微微驼背,平头,那长相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猥琐。痞叔叔每天骗小女生进防空洞探险,带一个老式的手电筒,走到洞里完全没有光线的地方,就把手电筒弄黑,制造混乱,趁机在女生身上揩油。


图片:19.jpg



梁梁当时也才12岁,虽然听同学说过“痞叔叔”的行为,但还是压抑不住好奇心,带着小伙伴们去了。“痞叔叔”故计重施,就在他到最黑地方关掉手电制造混乱的那一刻,梁梁打开了自己带的一个手电,看到了那张淫邪笑容的脸和伸出来的魔爪。

梁梁说:“好多年我都没记起过那张脸,直到关注了故事长沙,看到了马桶哥的照片,那真是十分神似。”

最终也是因为打牌赌博,使得东塘这批改先富起来的个体经营户的命运大相径庭。很多不愿意接受采访的老板们,有当年在东塘做服装和汽配以及美容美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有后来成为长沙头一批酒吧老板和长沙头一批本土房地产开发商的,最终都因赌博家破人亡。

我完成这些采访都是在东塘的某楼盘,1999年,这些个体业主集体在东塘某楼盘购买商品房,当时长沙均价不过1000多一平米,他们买的房就是3000多一平米,也没人觉得贵。

如今,当年生意做得好的这几个叔叔阿姨,不管从事什么行业,都还在东塘保留着一个小门面,平时就带带孙子,遛遛狗,过上了惬意的退休生活。

他们仍然相信东塘是他们的福地,至今不愿离开。
喜欢2 评分0

最新喜欢:

老长沙老长沙 小花小花
老长沙
论坛版主
论坛版主
  • UID6
  • 粉丝4
  • 关注5
  • 发帖数42
  • 社区居民
  • 优秀斑竹
  • VIP会员
  • 荣誉会员
沙发#
发布于:2017-04-25 19:25
故事长沙不错嘛,这些个老故事都被你翻出来了
了解长沙,了解家在长沙论坛,多关注我
回复(0) 喜欢(0)     评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