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_ui
廉租房
廉租房
  • UID1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
  • 社区居民
阅读:259回复:0

【黑白年华】十八、初到长沙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3-17 10:12
十八、初到长沙

厮闹一阵,又小眯了会,看表发现已经四个小时过去了,天都黑了,我俩整理一下头发什么的,到硬座去替换湖侉、段猛回来。到那边时发现他们仨已经和对坐的俩人打上扑克了。

我举手捂着嘴,时不时咳嗽一声,以掩饰被咬破的嘴唇。湖侉几个正打得兴起,倒没人注意这些,看我俩来了,湖侉打个大哈欠:“老段,我们俩去睡会儿?”

段猛好这一口,见牌场就没命,头也不抬说:“你和花脸先去吧,我再打会儿。”于是湖侉和花脸先去躺着,我和杨梅坐下来接着打。

描述:初到长沙

图片:11.jpg

初到长沙



结果湖侉和花脸俩死猪,一觉睡去再没消息,我和杨梅俩强撑精神陪场子,到半夜三点多,对面那两位也扛不住了,歪头睡了,但段猛兀自兴味高昂,拉着我俩继续,连我要去抽那俩起来都不行,就这样熬过了一夜。

早上六点多时,大梦初醒的湖侉和花脸,才来换我们休息,我们仨个打了一夜牌,个个眼睛乌赤。我早忘了掩饰破嘴唇,湖侉那贼眼立马就发现这一点,他吭吭咔咔地咳嗽了半天,猛拍我一掌,眼睛贼溜溜扫视我和杨梅几圈儿,拖长声调说:“有些人不纯洁啊……”

我赶紧抬脚踹他一下:“哪那么多废话,杨梅和段猛俩熬一夜了,还不让人家赶快去休息。”

湖侉却不是省油的,转头问段猛:“老段,想睡觉不?你但凡有一点扛得住,就还是让卢车和杨梅去休息。”这话内涵深厚,杨梅难得地低下头红脸了。

可惜段猛是个完全不解风情的猛汉,哪理会得这些,完全不配合,长长伸个懒腰说:“靠,他俩昨天还睡了三四个小时,我可是从上车到现在啊,坚决扛不住,死也扛不住,走了走了。”

气得湖侉没脾气,猛踢丫一脚:“滚,挺你的尸去吧。”杨梅捂着嘴嗤嗤直笑。

杨梅去只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就起来换我去睡,一觉醒来时天色已全黑,半个小时后,火车抵达终点。

从长沙站出来,已是八点多,火车站外的霓虹瞬间闪瞎了我们几个乡下土鳖的狗眼,只觉得怎么看也眼花缭乱。接我们的车就停在车站停车场,湖侉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精干的小伙子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一个人拎了我们我们大部分的行李,装进一辆别克商务的后车厢,开车将我们送到了湖侉家位于西湖公园附近的复式大公寓。

湖侉的老爹生意在长沙也不算太大,但一两千万资产还是有的,2000年前后能有千万资产的也能称土豪了。他家在长沙市区市区郊区有七八套房,这套跃层公寓由于靠近湖大,湖师大等学校,本来是买来给湖侉上学用的。但湖侉初中阶段太过顽劣,打架闹事无所不为,所以他老爹才不得不狠下决心,将他送到偏远西北我们那个穷小县城,接受一下吃苦精神的教育。所以这套房子装修好后,就一直空着。

这次听说儿子带着同学要来,就将我们的住处安排在了这里。进到公寓时,我们几个土鳖都已被今日接踵而来的各式见闻弄得精神恍惚了。

几个从未进过大城市的孩子,突然坐过了大商务车,见识了车水马龙,仰望了高楼林立,这会儿又见到土豪家宅以及土豪本人,讯息来得太杂太猛,直接导致消化不良。

所以当湖侉爹娘开门看见几个穿得土哩吧嗦,面目恍惚的孩子时,只怕心里也不是没起疑惑。不过他父母都是很好的人,并不因我们面目土鳖而嫌弃,反而热情地招呼我们换鞋、吃水果,又让湖侉带我们去洗澡,洗完澡时,保姆已经做好一大桌丰盛的饭菜。

吃完饭,湖侉母亲对我们几个里气质拔尖丝毫不显土气的杨梅显然更喜欢,拉住手就开始亲热谈话。杨梅的普通话在我们学校也算拔尖的,还曾上台演讲过多次,是以一点都不怯场,对答都很得体。

她这一表现,衬得我们几个男孩子愈发黯淡了,手脚都没处摆。湖侉一到家可说是如鱼得水,四处翻腾各种作。他爸挨个问完我们的家庭个人情况之类,又闲聊几句,看我们枯坐没意思,就让湖侉领我们到二楼房间去玩,这才摆脱了冷寂场面。

二楼有三个卧室,将我们晚上的宿处一一指好,我和湖侉各睡一间,段猛跟花脸睡,杨梅的卧室则在一楼,和保姆王阿姨的挨在一起。

这番安排体现了湖侉父母高超的情商,四个男孩睡一层楼,女孩子则单独搁置,免得闹出什么事来。而楼下两间卧室,一间王阿姨住,一间杨梅住,王阿姨还能起到监督作用。

这个王阿姨是湖侉家用了十年的老人,从湖侉上小学就开始照顾他了,这次我们来,他父母特地将她从他们的住处调来这里,一来帮我们做饭打扫卫生,二来监督我们的行为。湖侉对王阿姨感情很深,不亚于半个妈,所以完全管得住他。

但我们当时哪知道这些,兴冲冲挨个参观我们的卧室,其中一个卧室是专属湖侉的,居然摆着一框他小时候赤身裸体露鸡鸡的照片,他带我们参观时显然没想起这事,这时候来不及掩藏就被花脸抢在手里。

花脸猥琐地用食指大拇指比一比那小物件儿的长短,故意问湖侉:“侉子,你这这么多年是按倍数增长的呢,还是按基数增长的?我怎么越看越寒酸,替你堪忧啊!”

湖侉骂声操,一把抢过来塞进抽屉,回嘴道:“老子拿出来吓死你,要不咱比比?”这话倒把花脸唬住了。

我大笑起来,说:“你俩一个吊样,有什么好比的!倒是老段龙精虎猛,估计是个有大器具的……”

这话题哪个年轻人都感兴趣,立即你一句我一句大放厥词,也不知楼下他父母有没有听到?闹腾一阵,听楼下湖侉父母喊:“秀年,你们慢慢玩,爸妈先回去了。”

我们几个踢里秃噜跑下去,个个做端庄相,和他父母礼貌道别。

等关上门,我才注意到杨梅已经换上了一件从没见她穿过的淡粉色高领毛衣。杨梅身上各部件玲珑纤长,脖颈也是优美的小弧度,穿这件毛衣俏生生站在那里,实在迷人到不行。

我们几个都看愣了。

杨梅见我们这样子,凌厉一眼瞪回来,一想她发脾气时的火爆,段猛、花脸、湖侉一齐望天,说:“啊呜,我有东西拉上面了。”说完一溜烟跑了去楼上。就剩我心旌摇荡,哪还移得动步子!

她一看我这表情就知道这人要发骚,鉴于火车上出其不意的经历,绝不肯再给我机会,急急朝厨房努努嘴,那意思是王阿姨还在那收拾洗碗呢,可不要得意忘形。

我讪讪地按捺住自己,没话找话问她:“这毛衣怎么没见你穿过?怪好看的。”

“这是唐秀年妈妈的,她说买了好几年了,颜色太嫩不适合她,恰好在这间房子放着,就送给我了。”她边说边扯着毛衣衣襟原地转一圈,炫耀之心暴露无遗地说:“看,我穿这个怎么样?”

说实话,很好看。她这一拉衣襟,初具规模的前胸顿时浮凸有致,后腰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浅浅地凹进去,完全符合黄金分割的标准。

我再也扛不住,大叫一声也狂奔上楼了。我怕再看下去就要冲动坏事。

倒是杨梅一愣之后,叽叽呱呱笑得不行了,吓得王阿姨从厨房露头出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喜欢0 评分0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