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饭桶
廉租房
廉租房
  • UID2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
阅读:271回复:0

国足福地长沙 让我们缅怀贺龙杯曾经的湖南足球队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3-24 10:21
文=枬子
编辑=装饭桶
原文来自:故事长沙微信订阅号,转载请注明

重压之下无惧色

昨天19:35,世界杯亚洲区十强战之中韩之战在贺龙体育场打响,福地长沙国足1:0韩国,国足离2018俄罗斯世界杯又近了一步,不管最终结果如果,至少让我们这些国粉又看到了些希望,期待3.28中伊对战。

图片:13.jpg



像我这种经历过从1985年的5.19输香港,到后来的“黑色三分钟”、以及2002年韩日世界杯被人家一顿胖揍的资深老球迷,已经十多年对中国足球队这种下泥巴糊不上壁的队伍没兴趣的人,本是不可能去现场看球的,加之现在的这种中韩局势,现场肯定爱国青年多,万一有什么冲突,我这把老骨头只怕会挤散架去。

架不住几个外地的大学同学忽悠,他们想到长沙来看这场球,我作为东道主当然要尽地主之谊,就硬着头皮去买票。没想到的是,球市却是十分的火爆,离开赛还有十天,球票已售磬。

只好跟同学们解释:这爱国青年,还真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想当的多了去了,还轮不到我们这些已过知天命之年的老人家。

我们湖南足球一向不是十分发达,从八十年代起,几十年来沉沉浮浮,也有过冲上甲级队的荣光,更多是在乙级圈厮混,甚至经历过解散的命运。

图片:11.jpg



近年出了一支湖南湘涛队,有一年打得特别好,看到了冲上甲A的希望,结果联赛收官阶段却是莫明其妙地连输地输。个中原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足球现在这种大环境下,就不用我这种半桶水的人来评述了。据说现在湘涛队已经降到乙级去了。

其实湖南足球也还是有过一段光辉岁月的,八十年代中期,每年一届在长沙举办的“贺龙杯”足球比赛就十分火爆。

首届“贺龙杯”足球邀请赛于1983年6月在长沙贺龙体育场召开,定为国家A级比赛,被邀请的全都是国内的一流强队,首届贺龙杯决赛达到五万多人上座率(也有报道说是有十万人,我不太相信,因为贺龙体育场满座也就是五万多人),据说创造了当时全国最好的球市,最终湖南队力克湖北队取得冠军。

80年代的“贺龙杯”,中国足协甚至规定在全国联赛中表现出色的球队都必须参加。曾经代表八一队参加“贺龙杯”的郝海东在今年来长沙时,一直对当年的情形念念不忘。

湖南也因为“贺龙杯”成为了当时中国足球的一个焦点。有了球迷的支持,加上“贺龙杯”的成功举办,湖南足球再次得到长足发展。1985年,湖南队冲入了全国12支甲级队的行列,也有了与八一队、北京队等列强一较高下的实力。

只是,湖南队的水平依旧不是很稳定,这样,到1994年职业联赛开始时,湖南队一直在甲级与乙级之间徘徊。

这里讲讲我在现场看过的几场印象深刻的“贺龙杯”的故事。

第一次不记得是哪一年的比赛,当时来参赛的有北京队、国家二队和香港荃湾队等几支队伍。最有名的球星当属高洪波了,对,就是上届中国国家队的主帅,中国踢足球的人里让我真心佩服的没几个,高洪波是其中之一,执教成绩不好,不能怪他,大环境就是这样,没看现在换里皮也没起多大作用嘛。

高洪波当球员时没有什么负面新闻,虽然身体素质一般,但胜在出众的脚法和意识,我记得他三十多岁还拿过最佳射手奖。

八十年代初的中国足球在亚洲处于坐四望二的地位,响当当的亚洲一流强队,而日、韩都还是亚洲二流,与中国队比赛是胜少负多。

中国队的最好成绩拿过亚洲杯的亚军,也差半步就进了82年世界杯决赛圈,只是后来输给了新西兰。当时是亚洲、大洋洲一起争两张入场券,中国队率先结束全部比赛,只要新西兰最后一轮不胜沙特5球以上,就可以出线。但沙特“恰好”输给新西兰5球,致使中国与新西兰积分与净胜球均相同,排名科威特之后并列第2。两队在新加坡加赛一场,胜者进军西班牙。思想准备不足的中国队仓促上阵,1:2,中国队痛失出线权,这使得国足踏上世界杯舞台的时间整整推迟了20年。

那个时候,我们的国家青年队也踢得特别好,除了出过高洪波,还出过一个叫李华筠的,1983年的世青赛,他与巴斯滕、罗马里奥并列“世界六大希望之星”,后来的发展就只能呵呵了。

高洪波还在北京队效力,比赛是每天两场,有意思的是,第一天的比赛,高洪波还是代表北京队出战,第二天他又披上了国家二队的战袍,同一名球员在同一届比赛中竟然可以代表两支不同的球队比赛,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

这一届比赛最搞笑的一幕出现在国家二队对香港荃湾队的比赛中,当时的香港足球水平并不高,而荃湾队在香港联赛中也只是支中下游球队。荃湾队对国家二队的比赛必然呈现一边倒的态势,上半场很快国家二队就以三比零领先了,荃湾队根本没什么机会攻过半场。

在被国家二队攻入第三球开球后,一名恼羞成怒的荃湾队队员在无人逼抢的情况下,转身对着自家的球门来了一脚大力爆射,球应声入网,当值裁判足足愣了五秒钟,才吹哨示意进球有效。比赛继续,比分变为四比零,后来那场比赛不记得是以五比零还是六比零草草收场。

足球比赛自家故意射自家门,是我平生唯一一次见到。我后来跟一个业余足球裁判聊过,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判?他说进球肯定有效,但必须对这名球员至少出示一张黄牌,因为这是明显地违背体育道德,不尊重比赛。

另一届印象深刻的是是1985年的“贺龙杯”,那一年,长沙贺龙体育场要翻新改建,比赛改在湘潭体育场进行。

国足在贺龙体育场进行赛前训练

那时候到湘潭没现在这么方便,湘潭离长沙虽然只有几十公里,但交通没现在发达,长沙去湘潭,除了坐火车,就是坐长途班车,火车和长途班车一天都只有几班,不像现在半小时就有一班。我和几个小伙伴决赛那天去的时候还顺利,回来的时候可折腾惨了。

那一次的比赛,湖南队发挥得特别好,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对手是八一队。当时的八一队可说是中国足坛的班霸,连续多年雄居联赛第一,而中国足球还没有职业化,军队的足球队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招好苗子,其实力自然不是一般的省队可比的。

湖南经济实力不强,用在体育上的钱自然不多,湖南队自然没被八一队放在眼里。

但那届湖南队还真有几个好苗子,穿7号还是17号的叫徐峥(没错,跟后来的徐峥导演同名,有几年我一度认为此徐峥就是彼徐峥,是改行当导演了)。徐峥入选过上一届的中国青年队,是当时湖南队着力培养的新人。穿10号球衣的姓李,忘了叫什么名字,是我们湖南球迷的最爱,我们都叫他小李别,个子不高,脚下灵活,人称湖南赵达裕(赵达裕是当时广东队的明星,人称矮脚虎)。

图片:12.jpg


“矮脚虎”赵达裕

比赛开始了,湖南队虽然整体实力不如八一队,但借助主场球迷的呐喊,倒也不落下风,双方你来我往,比赛甚是激烈。

中间有个小花絮,徐峥别趁着死球之时,想到场边喝水。那时节运动员的待遇没现在这么好,不会有工作人员随时扔矿泉水给你喝,他招头一看,要跑到替补席去找水喝还有点距离,就顺手抢过旁边捡球的小球童手里的玻璃水瓶大口喝了起来,逗得我们这些球迷哈哈大笑,都说湖南队应该多配几个专门给球员送水喝的人。

下半场,八一队终于攻入一球,一比零领先,我们的心顿时低沉了下去,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还差几分钟比赛就要结束了,我想湖南队败局已定,就不想看了,主要还操心着如何回长沙的问题,班车就那么几班,晚上还不发车,要想赶上最后一班,就得早点走,于是催促几个伙伴起身往外走。

我们恋恋不舍地走出了体育场,准备往车站走,跟我们有同样想法的长沙球迷也为数不少,你想啊,至少有几千长沙来的球迷都要赶班车回长沙,班车又只有那么几趟。

现在的湘潭体育中心

刚刚走出体育场没多远,就听到体育场里海啸似的一阵欢呼声,原来湖南队在最后时刻由小李别打入了一球,把比分扳平了。我们知道比分扳平了,肯定有加时赛看,就心急火撩地想往场内挤,但哪里挤得进去。

那时候看比赛,入场的时候是有人把门的,没票进不去。到了下半场,体育场的工作人员就懒得管了,有票无票都可以随便进出,看比赛往往下半场比上半场人多,所以说五万人的体育场挤进十万人也是有可能的。

入口的地方最为拥挤,有要进去看的,也有想提前退场的,还有想就站在入场口看,赛后出去方便些的。我们只得挤在入口附近,从观众的欢呼声中判断现在的形势,欢呼声高证明湖南队进攻到了对方禁区附近,一片叹息声证明这次进攻又没有转化成进球。

三十分钟的加时就这么过去了,比分没有改变,还是一比一,只能通过互罚点球来决出冠军了,最后的结果不记得是六比七,还是五比六,湖南队点球惜败,无缘冠军。

我们意兴阑珊地出来,几个伙伴还在埋怨我:就是你喊要走,搞得我们冇看到最精彩的部分。

比赛是下午三点半开始的,等我们出来赶到车站时,六点多了,最后一班回长沙的班车早已开走,几千长沙球迷不约而同地守在通往长沙的公路边,见车就往上爬。

那时候的人际关系不像现在这样,大多数的司机都愿意帮助我们这些球迷,并不拒绝。我们几个是坐在一辆运煤的货车顶上回的长沙,到得长沙都是一头一脸的煤灰。

今天的我已经没有年轻时看球的激情,最近的一次现场看球还是十多年前甲A联赛北京国安队到湖南来打客场(那一年八一队的主场在湘潭),我当时在中信国安的湖南公司工作,公司组织了湖南的近千名员工统一穿上国安队的队服去现场加油。结果比赛索然无味。

我可能是假的国安球迷

直到现在,偶尔看体育新闻里中超比赛那些去客场为自己的队伍加油的球迷,我都下意识地认为那都是球队的赞助商组织的员工。

身边一些球迷朋友还教育我:还是有真正的球迷的好不好?大家都不支持中国的足球,怎么进步啊?我只想说:要支持有你们支持就够了,我是再也不会看这种国内的足球比赛了。球迷朋友们勿喷啊,人各有各的爱好,我是只爱曼联和皇马的,别的球队还入不了我的法眼。
喜欢0 评分0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