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
廉租房
廉租房
  • UID2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
阅读:315回复:2

你有没有觉得,长沙的女同越来越多了?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3-27 12:04
星期六的晚上,我和朋友坐在家里闲聊。到十点的时候,她母亲给她打了个电话,她从容地说:“我现在在杨巧玲屋里扯谈咧,晚上直接睡她屋里了。你不信我要她接电话啰。”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直接把手机凑我耳边上,我吞了一口痰,咬着牙说:“阿姨,她在我家里和我一起睡……觉,放心吧。”

图片:11.jpg



她把手机接过去说了一声“我们准备睡了”,便匆忙挂断了电话。

“我走了”,她笑着从包里拿出一盒les专用的抠抠套,拿在手上晃了晃。我就知道,她今天晚上又要拿我当借口去和她的“男朋友”过“性福”的一晚了。

Lesbian,本意即为古希腊著名女同性恋诗人萨福居住的古希腊一个小岛的名称Lesbos。19世纪末,医学界开始使用lesbian来指称与萨福有同样性取向的女性。在中国大陆,女同性恋最常被称为拉拉,又或称为“蕾丝边”。在中国古代,女同性恋亦被称为磨镜、对食、自梳等。
喜欢0 评分0
女同
廉租房
廉租房
  • UID2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
沙发#
发布于:2017-03-27 12:05
故事(一)

以前喜欢一个妹子会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现在喜欢一个妹子要问她是直还是弯。  

马桶哥有天开会的时候突然感叹道:“感觉现在拉拉越来越多了,每次上街都看得到至少一对”。而且让他这个老单身汉愤愤不平的是,那些拉拉一个比一个漂亮。

从数据上来看,好像马桶哥说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
中国在2004年首次公布了同性恋的人数:男同性恋的人数约为500~1000万。女同性恋的人数据估计也在1000万左右。2006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再次公布,中国大约有2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者。2014年,根据科学研究院的平均统计,中国的同性恋人数可达7000万,其中男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000万以上,女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500万左右。

但我认为,同性恋的比例并不是真的越来越高,有可能是敢于出柜的人多了,毕竟时代在变化,一方面社会变得越来越宽容,另一方面年轻人越来越希望彰显自己真实的个性。

互联网的普及和les增多也有密切关系。在没有网络的时候,你不会知道与你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妹子也是个les。但如今,互联网让很多愿意暴露的人暴露在阳光下,也让更多的人得到鼓励,并认清了自己。

比如2014年情人节当天,Ellen Page在拉斯维加斯一场LGBT演讲上公开出柜:我站在这里,因为我是同性恋。我厌倦了躲藏和说谎,希望我的出柜能帮他人赢得一个更宽容和充满希望的环境。这是我的个人义务和社会责任……

下面来讲讲长沙的情况。

杨舟初中的时候发现自己对女孩子有不一样的感情。对象是她的同桌。

那个女孩子圆圆的脸,眯眯眼,戴副浅粉色的金丝眼镜,笑起来两个酒窝很可爱。数学课和杨舟讨论数学老师该不该去植发,体育课和杨舟在球馆打羽毛球,杨舟很喜欢她努力的样子。更确切地说,对这个女孩子有很强的保护欲。

当时的杨舟,蓄着长发,背着粉色三叶草的书包。和那个女孩子走在一起的时候,她俩看起来就是一对很要好的闺蜜,谁也不会知道杨舟内心有一堆马赛克。

“我一直不敢和她说,我不仅仅只想和她做普通朋友。但是很奇怪,我也并没有想和她做恋人的感觉。嗯,其实是不敢捅破那张纸,我怕吓着她。”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女同
廉租房
廉租房
  • UID2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
板凳#
发布于:2017-03-27 12:11
女同
故事二

星期六的晚上,我和朋友坐在家里闲聊。到十点的时候,她母亲给她打了个电话,她从容地说:“我现在在杨巧玲屋里扯谈咧,晚上直接睡她屋里了。你不信我要她接电话啰。”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直接把手机凑我耳边上,我吞了一口痰,咬着牙说:“阿姨,她在我家里和我一起睡……觉,放心吧。”


图片:11.jpg


她把手机接过去说了一声“我们准备睡了”,便匆忙挂断了电话。

“我走了”,她笑着从包里拿出一盒les专用的抠抠套,拿在手上晃了晃。我就知道,她今天晚上又要拿我当借口去和她的“男朋友”过“性福”的一晚了。

Lesbian,本意即为古希腊著名女同性恋诗人萨福居住的古希腊一个小岛的名称Lesbos。19世纪末,医学界开始使用lesbian来指称与萨福有同样性取向的女性。在中国大陆,女同性恋最常被称为拉拉,又或称为“蕾丝边”。在中国古代,女同性恋亦被称为磨镜、对食、自梳等。

到了高中,因为离家较远,她在学校寄宿。剪了个酷酷的男生头,买的衣服都是黑白灰色。

她改变外貌,不是为了招蜂引蝶,只是单纯地“喜欢这样打扮,舒坦”。

高二分班,她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同志”——小飘,她也是个T。不过和杨舟不一样的是,小飘从初三就“弯”了,已经谈了很多个女朋友。

“你堂客咧?”熟悉之后,小飘问了杨舟。杨舟摇了摇头,说:“其实我没有谈过……”

杨舟并不是不想谈爱,而是不敢对外面承认,自己是les。很多朋友问她是不是T时,她都会否认。“当时圈子太小,身边几乎没有les。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异类。”

后来,小飘带着她一起,去学校旁边的奶茶店二楼和一堆les朋友聊天,带她去化龙池les吧喝酒。杨舟手机也下了les的软件,学会了去贴吧和les网友们聊心得。杨舟渐渐地不再掩饰自己的性取向。

其实她敢向所有人公开的原因,是她在贴吧发了一个帖。大致意思是提问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你是T了怎么办。而一个人回复她“喜欢女孩子怎么了,又没有伤害别人。这并不羞愧,很多人迷迷糊糊地结婚了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而你知道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她觉得戳中了她的心——是啊,喜欢妹子并没有错,天生喜欢妹子又怎么了。

高三大家都在冲刺的时候,杨舟在一个中午对她现在的女朋友说“我不缺朋友,但缺你。”

因为那个时候杨舟有充足的信心,她是对自己有意思的。结果她们确实也在一起了,直到现在。

现在的杨舟,剪了很帅的短发,头发染了个奶奶灰。时不时会穿一件骚粉色的上衣,她不再掩饰自己的性取向,举手投足都带着自信。

弗洛伊德发现,如果一个孩子由于父亲婚姻破裂,分局或者早亡而成为单亲孩子的话,那么他全部的爱情只能被剩下的一方吸收,从而影响到孩子长大后对性对象的选择,即期望是同性,最后造成了长久的性颠倒现象。

在很多人看来,大多数les都是出自单亲家庭,从小缺乏父爱或者母爱,因此心理不健全。但弗洛伊德以及大众在这件事上,未必一定就掌握了真理。毕竟并没有任何调查报告(至少我没看到)能支持这一观点。

 “不同意,根本就没有必然联系”,唐米说完翻了个白眼,作为一名les,她很反感这个说法。即便唐米自己就是单亲家庭出身——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她是跟着父亲长大的。

父亲在她读小学的时候开了一家小饭店,平日里父亲忙着照顾店里,没人给唐米梳头发,所以隔几个月唐米就被父亲带得家门口的小理发店剪男头。

唐米小学的时候,什么班级活动她都踊跃报名,考试从来不会落下前十,体育比赛经常获不错的名次。和同学之间关系处理融洽,尤其是长得可爱的女同学。

我特意说唐米小学外向且努力上进,是有很多人会问les“你是不是小时候受过刺激”这样的问题。起码我见过的Les都很正常,跟我们没什么区别,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如对艺术的感知力)比我们更优秀。
回复(0) 喜欢(0)     评分
游客

返回顶部